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【我们的新时代】当核酸采样员遇上30℃+夏天

发布日期:2022-09-16 14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手部消毒、取棉签、采样、掰断棉签、放进试管、旋上盖……这是合肥全民区域核酸检测中,采样员每天要重复无数遍的循环动作,“很像是在流水线上干活。”手速快的,完成这套动作只需12秒。

  在越来越炎热的夏季里,他们付出的辛苦、忍受的煎熬,旁人却很难感受到:穿上不透气的防护服,5分钟不到全身就被汗水湿透;在超过30℃的高温下,脱水严重,头晕,想吐;为了采样期间不上厕所而不喝水,憋出了尿路感染;在上门入户采样时爬楼爬到晚上11点,体力和精神濒于崩溃……

  本报记者近日深入合肥多处采样点,接触多位采样员,听他们讲述了繁重烦琐工作背后的苦与乐,他们不讳于谈起“苦”,更乐于提及让他们感动的那些友善有爱的人和事——这也很好地解释了:他们为何甘愿担起这一重任,又是如何交出了高分。

  令人欣慰的是,6月14日,合肥宣布拉长区域核酸检测频次周期,近期初步考虑将五天一轮延长至七天一轮。这对在烈日下坚守的采样员来说,不亚于一阵清凉的微风拂面而来。

  一滴汗顺着额头流到了眉梢,她将头偏了偏,不让汗流进眼睛,然后快速撕开袋子,取出棉签,伸进面前张开的嘴巴里,在扁桃体两侧、咽后壁取样,再快速将棉签掰断放入试管中,旋上红色的盖子,至此,完成一例核酸采样,整个过程不到15秒钟。

  6月12日,正赶上合肥市瑶海区全民核酸检测日,这天是周末,天有点阴,偶尔有微风,是进入6月以来难得的凉爽天气。排队做核酸的居民们,大多一身短打,穿戴清凉,只有谢佩佩和坐在旁边的登记员全副武装,从头到脚捂得严严实实,不露一丝破绽。

  从坐到采样点的板凳上起,谢佩佩就开始出汗,很快,衣服就湿透了,紧紧粘在身上,她感觉“像好多个小虫子在前胸后背上爬”。

  谢佩佩供职于瑶海区大兴镇社区医院,合肥实行全民核酸检测以来,她被抽调出来担任核酸采样员,每次采样,要从下午2:00忙到晚上9:00。6月初,天热了起来,人手增加到两人,轮着来,下午上班时间也改到了3:30,下班时间不变,这一调整,让谢佩佩觉得很人性化,“两点多正是最热的时候,人实在受不了。”

  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周,谢佩佩已经上岗三次,都赶上了30℃以上的高温,最累的一次,她在红棚子底下足足忙了8个小时,上面太阳晒着,棚子里热气蒸着,她感觉透不过气来,脑袋晕乎乎的,“有轻微中暑的症状。”傍晚时,终于不晒了,但湿透的衣服干不了,贴在身上,还是难受。

  为了怕员工中暑,大兴社区医院院长孟林买来一种“冰袋背心”,背心前后各有两个大口袋,里面塞进去冻硬实的凝胶块,穿上去后利用冰块融解来降温,“说明书上说至少能管4小时,实际穿上不到1小时凝胶就化了,不过好歹能管一会儿。”

  谢佩佩只穿过一次“冰袋背心”,“刚穿上身确实挺凉快,尤其太热时会觉得很舒服,但女同志不敢穿,很伤身体。”

  她的同事、大兴社区医院公共卫生管理科科长宋翔也只穿过一次,还只敢往背心后面的口袋里放了两块冰凝胶,结果后半面身体冰凉刺骨,前半面身体照样流汗,接下来的好几天,人都不舒服,尤其是胃一直隐隐难受,她体验后的评价是,“这就是中医里说的虎狼之药。”

  高温下露天工作的采样员,几乎都有过轻微的中暑经历,会脱水,引发头晕,恶心,想吐。“牙盾医疗海棠口腔门诊部”派驻平楼社区的采样员杨月,就差点热晕倒,“前几天特别热,我在庐阳区玉翠园小区采着样,同事跟我说有34℃,大白服不透气,汗在里面排不出来,相当于在太阳底下穿了一件羽绒服,我感觉自己状态很不好,脱水严重,趁人少的时候赶紧喝了几大口水。”

  在长达六七个小时的采样时间段里,采样员唯一能透气的时间就是饭点,脱下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摘下防护面屏和手套,大口呼气,赶紧喝水,谢佩佩一口气能灌下一整瓶矿泉水,肚子喝不下了,还是觉得渴,恨不得再喝一瓶。

  “流水线日下午,瑶海区新海家园A区采样点,采样员陈普寿望着面前排起的长长队伍有点焦虑,为了加快速度,他干脆全程站着采样。3个小时里采样近900例,平均一例用时12秒,这个速度已经称得上“飞快”,但遇到这么大的人流量,他还是嫌自己不够快。

  采样点先前设在小区空地上,天热起来后,为了躲避太阳直晒,采样点挪到了小区中心的小树林里,其实也不算树林,不过是绿化带上的几十棵树,“白天没那么晒了,但到了晚上,虫子特别多,都往灯底下聚,飞着飞着,就钻到了防护面屏里面,在脸上乱撞,飞进眼睛里,又不能摘了面罩脱了手套去揉,只能死劲眨巴眼睛,最好是流泪,把小虫子冲出来。”

  手部消毒、取棉签、采样、掰断棉签……这是采样员每天要重复无数遍的循环动作,采样员杨月笑称这一套动作“很像是在流水线上干活”,她曾经遇到过一批“特别不友好”的棉签袋,“我们戴的橡胶手套密封性好,但是手上出汗后,就没有那么贴合,那批棉签袋特别不好撕开,采完后棉签不脆性,又很难掰断了往试管里放,很影响采样进度。”

  6月12日下午,在保利东郡另一个采样点,大兴镇社区医院妇保科的张静,在半个小时里已经采样120例,速度保持在每例15秒。她回忆说,6月初有一天,她从下午2点开始采样,一直忙到晚上9点下班,3点多的时候,她胃里有点翻腾,想吐,拿棉签的手在抖,她有点吓着了,赶紧停了下来。社居委工作人员给她拿来了冷饮,但她不敢喝,“胃里正闹着,一喝肯定会吐出来。”她让人拿着酒精喷壶对着后背喷,隔着防护服,让她感觉到“一丝丝凉意”,就那么一丝丝凉意救了她,等缓过来后,她又坐到了采样台前。

  31岁的采样员王影,来自合肥蜀山乐金体检门诊部,属于核酸检测采样第三方机构,从4月7日第一次采样开始至今,她已经出勤17次,采样点分布在丹青花园、华邦世贸城小区,以及华邦世贸城ICC广场、新地中心等写字楼下。

  第一次为写字楼内人群采样时,合肥已经热了起来,那天,气温最高达到了32℃,采样点设在政务区银泰城门口广场上,来检测的人,有写字楼里的上班族、逛商场的人、外卖小哥,还有经过时顺便来做检测的路人,“采样点的点长后来跟我说,写字楼采样点每天的量在3000多人,要比小区多出一倍,而且还有个规律,双休日时小区里采样量大,工作日时则是写字楼的量大。”

  但王影记得更多的是那些让她感动的事情。比如遇到的“点长”和志愿者都很好,每次都会提前为他们把早餐准备好,中午订餐时,也会问他们想吃什么口味的盒饭;512护士节那天,公司给她发了奖章,上面刻着她的名字,她觉得脸上特别有光,参与防疫的小伙伴们,也人人有份;别人为她做了点好事,她反而觉得有点愧疚,“那天我中暑了,志愿者里有个小妹妹,一直拿着小电风扇给我吹,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名字。”

  5月9日,合肥决定全市每5天开展一轮区域核酸检测,自那时起,每一轮区域核酸检测,全市所设采样点基本上保持在2000个左右,这也意味着超过2千人次采样员在“流水线”上辛勤付出,再加上登记员、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,这条“流水线”旁的服务总人数破万。

  这期间,居家隔离者的采样政策变过几次,最初是七天七采,后来改成五天三采,现在又改回到七天七采。“七天七采的,每天都要去一趟,不少老旧小区没电梯,我们穿着大白服,一层一层爬,上到六楼,敲门不应,打电话不接,只好跟社区报备,然后去别的地方采,等社区来电话说工作做通了,我们再回来,又一层一层爬上去敲门。”

  累点没什么,殷燕飞年轻,睡一觉就恢复了,让他想吐槽的是“效率”:四个采样员,分成两组上门采样,却只有一辆公务车可用,还是辆漏油的老爷车,加满油只能用两天,每次修好,一转眼又漏,空调也不行,风呼呼吹,全是热风,修到最后,修车的师傅都崩溃了,殷燕飞只好把车丢在那,自己和同伴骑电动车或步行上门采样。

  6月11日这天,王影在银泰城采样点正忙着,有人送来了奶茶,杯子上还画了卡通漫画,画下方写着“防疫辛苦 奶茶解暑”,王影一下子笑了,那画上伸着胳膊往人嘴里捅棉签的,不就是自己么?

  那一天,是4月25日。一大早,赴上海为当地市民采样回来后还在酒店隔离中的李媛媛,被派往蜀山区南岗镇封控区采样,偏偏那天又赶上合肥实行全员核酸检测,中午草草吃了饭,她又被派往一小区采样,结束后回到隔离酒店,已经是夜里9点多,这时,又接到了紧急任务,去小庙镇参加环境采样,“我们去了小庙后,就在镇卫生服务中心附近采样,地面、树木、车辆、路牌、商铺门把手、进门处的地面,拿棉签去蹭,都采了个遍。”等一切忙完,回到酒店,已经是午夜12点多,推开房门,她看到桌上放着一杯奶茶和一小盒蛋糕,盒上写着:一天24小时,你们出任务3次,工作19小时,太让人心疼了……那一瞬间,累去了大半,她感觉自己被暖化了。

  采样这么久,李媛媛王影她们也遇到过一些堵心的事:比如采样时正常操作,对方却说出“我做检测做了好几年了,就你采样时最疼”的话来;有老人做检测时将身份证弄丢在电梯口,却转身回来怪采样员,“就是你们要采样,害得我把证件都丢了”……“怎么办?我总不能和他们吵呀,后面还排着那么多人呢,干活要紧。”

  5月23日,李媛媛和公司另外四个小伙伴,再次来到小庙,其时,小庙已解封半月有余。这五人,为了抗疫,一起去过上海,一起去过南岗,一起来过小庙。如今,他们在小岭南畅游花海,享受美味烧烤和啤酒,晚霞明丽中,青草起伏,水色如露,极目皆是太平景象。他们坐在花丛中合影,谈笑,一些旧事被提起,彼此眼神中,多了一份生死与共的默契。

 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安徽商报、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已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“来源: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  手部消毒、取棉签、采样、掰断棉签、放进试管、旋上盖……这是合肥全民区域核酸检测中,采样员每天要重复无数遍的循环动作,“很像是在流水线上干活。”手速快的,完成这套动作只需12秒。

  在越来越炎热的夏季里,他们付出的辛苦、忍受的煎熬,旁人却很难感受到:穿上不透气的防护服,5分钟不到全身就被汗水湿透;在超过30℃的高温下,脱水严重,头晕,想吐;为了采样期间不上厕所而不喝水,憋出了尿路感染;在上门入户采样时爬楼爬到晚上11点,体力和精神濒于崩溃……

  谢佩佩供职于瑶海区大兴镇社区医院,合肥实行全民核酸检测以来,她被抽调出来担任核酸采样员,每次采样,要从下午2:00忙到晚上9:00。6月初,天热了起来,人手增加到两人,轮着来,下午上班时间也改到了3:30,下班时间不变,这一调整,让谢佩佩觉得很人性化,“两点多正是最热的时候,人实在受不了。”

  高温下露天工作的采样员,几乎都有过轻微的中暑经历,会脱水,引发头晕,恶心,想吐。“牙盾医疗海棠口腔门诊部”派驻平楼社区的采样员杨月,就差点热晕倒,“前几天特别热,我在庐阳区玉翠园小区采着样,同事跟我说有34℃,大白服不透气,汗在里面排不出来,相当于在太阳底下穿了一件羽绒服,我感觉自己状态很不好,脱水严重,趁人少的时候赶紧喝了几大口水。”

  “流水线日下午,瑶海区新海家园A区采样点,采样员陈普寿望着面前排起的长长队伍有点焦虑,为了加快速度,他干脆全程站着采样。3个小时里采样近900例,平均一例用时12秒,这个速度已经称得上“飞快”,但遇到这么大的人流量,他还是嫌自己不够快。

  新海家园是大兴镇辖区内较大的几个小区之一,新海家园社居委副主任黄乐翔介绍,A区住了2200多户,居民有近5000人,去掉在幼儿园和学校做检测的孩子,以及部分在供职单位做的居民,剩下的基本上都集中在小区采样点做检测,少的时候2600多人,多的时候超过3500人。天擦黑的时候,采样任务还没完成一半,陈普寿意识到9点是无论如何下不了班了。旁边的香樟树上挂着的LED灯,开始招来小飞虫,也给陈普寿带来了新的难题。

  采样点先前设在小区空地上,天热起来后,为了躲避太阳直晒,采样点挪到了小区中心的小树林里,其实也不算树林,不过是绿化带上的几十棵树,“白天没那么晒了,但到了晚上,虫子特别多,都往灯底下聚,飞着飞着,就钻到了防护面屏里面,在脸上乱撞,飞进眼睛里,又不能摘了面罩脱了手套去揉,只能死劲眨巴眼睛,最好是流泪,把小虫子冲出来。”

  谢佩佩最快的时候,曾经在3小时内采样800多例,速度直追陈普寿,但采完以后,右胳膊好几天抬不起来,“拿筷子夹菜都夹不稳。”

  手部消毒、取棉签、采样、掰断棉签……这是采样员每天要重复无数遍的循环动作,采样员杨月笑称这一套动作“很像是在流水线上干活”,她曾经遇到过一批“特别不友好”的棉签袋,“我们戴的橡胶手套密封性好,但是手上出汗后,就没有那么贴合,那批棉签袋特别不好撕开,采完后棉签不脆性,又很难掰断了往试管里放,很影响采样进度。”

  为了提高速度,杨月让旁边的志愿者帮着拆棉签袋,这样每采一例,至少能为她节省三四秒的时间。

  6月12日下午,在保利东郡另一个采样点,大兴镇社区医院妇保科的张静,在半个小时里已经采样120例,速度保持在每例15秒。她回忆说,6月初有一天,她从下午2点开始采样,一直忙到晚上9点下班,3点多的时候,她胃里有点翻腾,想吐,拿棉签的手在抖,她有点吓着了,赶紧停了下来。社居委工作人员给她拿来了冷饮,但她不敢喝,“胃里正闹着,一喝肯定会吐出来。”她让人拿着酒精喷壶对着后背喷,隔着防护服,让她感觉到“一丝丝凉意”,就那么一丝丝凉意救了她,等缓过来后,她又坐到了采样台前。

 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布的数据,大兴镇目前常住人口为7.5万人,这是采样点理论上需要完成采样的数字,实际上,辖区内有周谷堆批发市场,里面的商户、进出市场的流动人员,每天至少有两三万人,这意味着采样点要完成的实际任务可能在10万人左右。

  目前,该辖区的核酸采样任务,上午由第三方机构承担,下午由大兴镇社区医院承担,该院有员工62人,在保留正常诊疗“最小单位”之后,能抽出来的49人,全成了采样员,被分到了31个采样点。

  院长孟林介绍,“这49个人,分到室内采样点的基本上只有一人单干,从头干到尾,分到露天采样点的有两人轮流干,前面一人从3:30干到6:00,后面一人接着干到9:00,天这么热,一个人干这么久,肯定吃不消。”

  差点吐出来的张静,之所以不敢休息,就是因为一个萝卜一个坑,谁要是歇下来,采样工作就陷入停顿,所以,没有人敢中途退出。

  大兴镇社区医院所设的31个采样点里,露天采样点占了一半,在即将到来的高温天气里,这些露天采样点内的采样员,或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  31岁的采样员王影,来自合肥蜀山乐金体检门诊部,属于核酸检测采样第三方机构,从4月7日第一次采样开始至今,她已经出勤17次,采样点分布在丹青花园、华邦世贸城小区,以及华邦世贸城ICC广场、新地中心等写字楼下。

  4月7日那天,王影接到通知,要去合肥50中天鹅湖校区给学生们采样,进校前,她和公司另外14位同事一起去笔架山卫生服务中心接受了两个小时的培训,包括怎样穿防护服、戴口罩面罩、穿防护手套和鞋套,怎样操作采样流程等,最后,她和另外6位同事成了第一批采样员,进入50中校区采样。她从下午2点开始上岗,到6点半结束,采了将近500例样本,每例样本平均耗时32秒,她后来才知道,这个速度离常规的“每分钟4例”的要求差得太远。

  4月21日凌晨2点,王影在睡梦中接到电线点开始采样,挂电话前特地提醒,“可能要忙一整天。”

  王影放下电话后没怎么睡,眯了一会儿就起来收拾,天蒙蒙亮的时候,她赶到了丹青花园。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也都到了,小区住户们已经排起了队,王影匆匆吃了一个馒头,一滴水也没敢喝,和另一位小伙伴一起,开始了紧张的采样。

  这一忙,就是四个多小时,中午休息时,王影迫不及待脱下衣服往洗手间跑,边跑边大口呼气,感觉“肺一下子活过来了”。中午吃过饭,王影还是没敢喝水,一直采到晚上9点,下班时,她在物业提供的小房间里脱换衣服,防护服脱下一半,她突然有点迷怔,不想动,她在那儿坐了好久,鼻子有点发酸。

  第一次为写字楼内人群采样时,合肥已经热了起来,那天,气温最高达到了32℃,采样点设在政务区银泰城门口广场上,来检测的人,有写字楼里的上班族、逛商场的人、外卖小哥,还有经过时顺便来做检测的路人,“采样点的点长后来跟我说,写字楼采样点每天的量在3000多人,要比小区多出一倍,而且还有个规律,双休日时小区里采样量大,工作日时则是写字楼的量大。”

  那一次,王影和另一位小伙伴除了吃饭时间外,基本上手没停过,第二天,点长发给她一个数字:两人一共采了4000多例。

  因为不敢喝水,加上憋尿,王影患上了尿路感染,她觉得“有点丢人”,没好意思和任何人说,买来左氧氟沙星偷偷吃,但是没用,症状稍微缓解一点,逢到要采样,又会加重,反反复复,老好不了,药也只好不停,至今已经吃了一个多月。

  但王影记得更多的是那些让她感动的事情。比如遇到的“点长”和志愿者都很好,每次都会提前为他们把早餐准备好,中午订餐时,也会问他们想吃什么口味的盒饭;512护士节那天,公司给她发了奖章,上面刻着她的名字,她觉得脸上特别有光,参与防疫的小伙伴们,也人人有份;别人为她做了点好事,她反而觉得有点愧疚,“那天我中暑了,志愿者里有个小妹妹,一直拿着小电风扇给我吹,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名字。”

  5月9日,合肥决定全市每5天开展一轮区域核酸检测,自那时起,每一轮区域核酸检测,全市所设采样点基本上保持在2000个左右,这也意味着超过2千人次采样员在“流水线”上辛勤付出,再加上登记员、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,这条“流水线”旁的服务总人数破万。

  和谢佩佩、王影不同,采样员殷燕飞的工作地点并不在小区里或写字楼前,而是专门负责“上门入户”采样,他的辛苦,并不亚于前者。6月13日,近中午时分,瑶海区卫健委发布消息,在该区隔离酒店依然高位运行的状态下,当天计划又有300多人入住,请各(社区卫生服务)中心准备医务人员,并且做好人员轮转准备。

  按照防疫政策,这批新入住隔离酒店的300多人,隔离14天满后,还要回家隔离7天,这7天里,仍然要接受核酸检测,而上门采样的任务,就落在了殷燕飞他们身上。

  殷燕飞最早上门采样,还是在今年2月份,“那时候瑶海区的隔离酒店全住满了,很多人只好在家隔离,我们就上门采,最多时一天上门160多户,几乎每个小区都去过。”

  当时的采样方式是双采:咽拭子加鼻拭子。敲开人家的门,对方很配合,张开嘴,采完后,听说还要再插一次鼻孔,就不由得往后退,“差不多超过半数的人不能接受。”但又必须要采,殷燕飞只好耐心跟每个人解释,说鼻拭子能提高至少10%的准确率。

  对方抵触,或者害怕,也会给殷燕飞他们造成心理压力,棉签伸出去,就会有点抖,操作力度更加不好控制,有时候捅深了,带出了血丝,对方会发出一连声的叫唤。

  这期间,居家隔离者的采样政策变过几次,最初是七天七采,后来改成五天三采,现在又改回到七天七采。“七天七采的,每天都要去一趟,不少老旧小区没电梯,我们穿着大白服,一层一层爬,上到六楼,敲门不应,打电话不接,只好跟社区报备,然后去别的地方采,等社区来电话说工作做通了,我们再回来,又一层一层爬上去敲门。”

  从3月中旬开始到4月底,殷燕飞整整干了50天,中间没休息过一天,“最累的时候往往是晚上11点前后,上了一天楼,上累了,体力基本上没多少了,再加上那是个关门时间,过了12点再做就不能算是当天的样本了,所以11点相当于万米跑那最后100米,得冲下刺。”

  累点没什么,殷燕飞年轻,睡一觉就恢复了,让他想吐槽的是“效率”:四个采样员,分成两组上门采样,却只有一辆公务车可用,还是辆漏油的老爷车,加满油只能用两天,每次修好,一转眼又漏,空调也不行,风呼呼吹,全是热风,修到最后,修车的师傅都崩溃了,殷燕飞只好把车丢在那,自己和同伴骑电动车或步行上门采样。

  6月11日这天,王影在银泰城采样点正忙着,有人送来了奶茶,杯子上还画了卡通漫画,画下方写着“防疫辛苦 奶茶解暑”,王影一下子笑了,那画上伸着胳膊往人嘴里捅棉签的,不就是自己么?

  王影穿得里外不透风,没办法喝,又不舍得送人,等到下班拎回家,奶味已经淡了下去,她却喝得津津有味。像这样的暖心举动,她的同事、乐金体检门诊部检验师李媛媛也遇到过。

  那一天,是4月25日。一大早,赴上海为当地市民采样回来后还在酒店隔离中的李媛媛,被派往蜀山区南岗镇封控区采样,偏偏那天又赶上合肥实行全员核酸检测,中午草草吃了饭,她又被派往一小区采样,结束后回到隔离酒店,已经是夜里9点多,这时,又接到了紧急任务,去小庙镇参加环境采样,“我们去了小庙后,就在镇卫生服务中心附近采样,地面、树木、车辆、路牌、商铺门把手、进门处的地面,拿棉签去蹭,都采了个遍。”等一切忙完,回到酒店,已经是午夜12点多,推开房门,她看到桌上放着一杯奶茶和一小盒蛋糕,盒上写着:一天24小时,你们出任务3次,工作19小时,太让人心疼了……那一瞬间,累去了大半,她感觉自己被暖化了。

  采样这么久,李媛媛王影她们也遇到过一些堵心的事:比如采样时正常操作,对方却说出“我做检测做了好几年了,就你采样时最疼”的话来;有老人做检测时将身份证弄丢在电梯口,却转身回来怪采样员,“就是你们要采样,害得我把证件都丢了”……“怎么办?我总不能和他们吵呀,后面还排着那么多人呢,干活要紧。”

  5月23日,李媛媛和公司另外四个小伙伴,再次来到小庙,其时,小庙已解封半月有余。这五人,为了抗疫,一起去过上海,一起去过南岗,一起来过小庙。如今,他们在小岭南畅游花海,享受美味烧烤和啤酒,晚霞明丽中,青草起伏,水色如露,极目皆是太平景象。他们坐在花丛中合影,谈笑,一些旧事被提起,彼此眼神中,多了一份生死与共的默契。

  手部消毒、取棉签、采样、掰断棉签、放进试管、旋上盖……这是合肥全民区域核酸检测中,采样员每天要重复无数遍的循环动作,“很像是在流水线上干活。”手速快的,完成这套动作只需12秒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